派派派

# BTS bias V👍 76cp
# MHA bias Bakugo

我晕这是什么清纯帅哥
哼宝宝你今年几岁

给混二次元的好朋友发了好多泰泰的图
她的反应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
果然天下颜狗一家亲 姆妈我很满意
泰宝果然统一了审美😎😎

当你已经死亡(2)

#续篇
#OOC all27 BE
#无R爷和库洛姆 不会写他们俩

在盛夏的最后一天,他们决定放过自己,开始未来的生活。

他们共同在纲的坟墓上刻了一首诗。

狱寺看着身边人难得沉默的神色和消瘦的脸庞,没有过问什么,他最后一次看了看这些曾经并肩的朋友,将手中的金色怀表塞进衣兜,露出精致的金链。

他叼着烟,迈步离开,意大利男人的潇洒和优雅显露无疑,没有目的地。

“再见,泽田纲吉。”

山本握了握空气的手,十指交缠,他与同伴笑着告别,灿烂如当年在球场奔跑的少年,只是眼神璀璨不再,宛若一潭死水。

但他还是就这样转身走了,笑声带着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,沿着小路向前。山本突然松开了蜷曲着有些奇怪的手指,他就这样沉默的沉默的静立,然后捂着眼睛,静静哭泣。泪水沿着骨节分明的手缝流出,粘湿了他的心。

“再见,泽田纲吉。”

云雀什么都没说,拐子收起,倚着坟旁的橡树,心中辗转。轻巧却笨拙的自草丛中摘了不知名的黄花,轻轻放在坟前,良久离开。云雀离开时披在肩上的外套轻轻舞动,弧度完美,他没有流泪,亦没有叹惋,只是把有关这个少年首领最好的记忆封存在了脑海,化为人生中的不可强求。孤傲的王者没有回头。

“再见,泽田纲吉。”

六道骸却不愿意醒来,他温了一壶酒,难得沉默,难得温柔。

他守着这墓碑,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无比真实的幻梦,他看着纲吉伸出了手,毫不犹豫地握住。六道骸低头看他,看那尚且稚嫩的褐发少年有些惶恐,有些惊讶。

他看着看着,终是泪流满面,张开嘴,良久只说了一句话:“终于见到你了…纲吉。”

字句在唇齿间缠绵辗转,闭上眼,沉溺梦中。

“再见,泽田纲吉。”

“我们,曾经爱你。”

“愿你芬芳依旧,温暖如春。

愿你的时代战争不再,和平永存。

愿你的家庭一如既往,再无别离。

愿你的朋友笑脸相迎,待你如一。

愿你来世幸福美满,愿放弃所有换你安稳无忧。

向最伟大的教父,最温柔的首领告别,

再见了,泽田纲吉。”

他温暖的笑容像片片碎掉的阳光,揉进他们的血肉,戒不掉,忘不了,求不得,

痛其本心,恨其离别,爱其所有,何其悲哀。

这就是在他们二十多岁时,泽田纲吉死掉之后的世界。

当你已经死亡(1)

#OOC预警
#all27 但是是BE
没有R爷,因为我不会写他,无法揣摩的男人!
#新人写文 请多多关照(而且这是好久以前写的黑历史

“十代目…”银色的头发杂乱的散落脸颊,俊秀的青年自噩梦中醒来,手指无意识地抽搐,鬓角兀生汗珠。

“十代目...”他以一种可怜的防备姿态在床上紧紧抱着双膝,碧色眼瞳带着迷茫和更深层次的不可置信的了悟。

狱寺,已经失去十代目整整595天了,他明白祈求首领回来现在只是一个没有用的幻想,但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想他,想念的如痴如魔。

抬头望窗,星屑散落,月光苍白如画,一如当年他们一同去看烟火那个约定一样迷离又脆弱。

刚刚二十出头的青年死死扣住手心,血肉模糊,眼睛变得迷离,视线也似乎模糊了自己那永远没有说出口的爱情和卑微的心愿。“十…十代目”

狱寺低下了头,避开了月光,低声抽泣,嗓子发出的细碎嘶哑声音,像失去理智的野兽一般无助。

不明白,不明白,明明和大家说了会一直在一起的呢,为什么你要先一步离开?

小麦色皮肤的青年英气十足,床边挂着一把样式奇怪的木刀,他的手向旁边摸去,好似在抱着一个人。

山本又翻了一个身,嘴里咂吧了几下,像是在回味今天美味的晚饭。他迷迷糊糊的醒来,向空无一人的左边露出了微笑,略带困意的声线沙哑又低沉:“阿纲,还不睡吗?”

没有回答,他又搂紧了一点,下巴搁在假象人的头顶“阿纲,阿纲...阿纲”闭着眼又一次进入梦乡。

但野兽的枷锁被打碎,主人被掠夺。是继续在墓前守灵,温一壶酒,叹惋平生,还是在海上大杀四方,解放本我的空洞?

狱寺选择了接受,山本选择了逃避。狱寺已经熟悉死亡,山本却固执的与空气嬉戏。

云雀神出鬼没,每日呆在并盛的天台上,仰望天空,眼瞳却没了笑痕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六道骸前往战场,屠宰一个个家族,汗水总是混着血迹黏在衣角,蜿蜒的泪痕在诡红的眼中似哭似笑,时隐时落。

蓝波似乎一夜长大,不再哭闹,心思敏感。他把最爱的糖果封存盒中,埋在阿纲坟墓旁的角落。

痴念(1)

#OOC预警
#不要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
#胡写的 请多多关照

金泰亨睡着了,眉目舒展,远看似一幅画。被哥哥们宠上天的忙内柾国蹑手蹑脚地小跑到他身边,蹲下来,一动不动的看他。
他闭着眼,五官精致而深邃,过目不忘、越看越入迷,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降临的天使。田柾国轻轻的摸了摸小哥哥的眼睫毛,柔软的触感让他轻颤。他又看向那色泽美好,形状饱满的唇,忍不住轻轻用屈起的手指抚摸。
金泰亨还是没醒,旁边的哥哥们要不在玩手机,要不也在休息,没有人注意到田柾国瞳孔中悄然升起的痴迷。

“泰亨哥...”他放低声音叫他,没有人听见,金泰亨依旧深处梦乡。
田柾国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发,用指尖缠绕,固执地跪在他身边,“泰亨哥”金泰亨眉头皱了起来,好像被吵到了,忙内不好意思地想。泰亨哥很少在后台睡,这次估计是真的很累...田柾国想到这儿,也不再叫他。

但是金泰亨醒了,睫毛轻轻颤抖,睁开眼睛的那一霎就连睫毛好像变得美好,成了展翅高飞的蝴蝶一般,更别提他那双勾魂的、极为美丽的眼睛。带着美瞳的双眼因为酸涩变得稍红,还有些许泪水,田柾国几乎看痴了。

那是一双极为纯净的眼睛,像金泰亨本人一样,因为美瞳所以光怪陆离的世界似乎只是折射在瞳孔,再多苦难也似乎只存在于表面,金泰亨不往心里去。
但田柾国知道那只是假象,他的小哥哥太过敏感,二十三岁却还像个孩子,固执地守着自己的天地。
他眼角无意识流露出的媚态还是让他看的痴迷,就像引诱人的恶魔,田柾国去的心甘情愿。

他长的太好了,金泰亨每一处都是百分之一万的完美,就算不跳舞,不唱歌,不说话,不笑,都有人沉浸于他那透彻的眼眸。
看着他,就好像你真的置身于那般单纯又充满幻想的水晶世界一样,没有伤痛、没有尔虞吾诈互相欺骗隐瞒、没有高低贵贱。

田柾国仅仅是看着他,就感到无与伦比的满足。

爆豪的一天/番外论坛体

#严重OOC 爆右倾向
#第一次写文(这个系列都是第一次忘了说哈哈 谢谢点赞的伙伴们😄

【震惊!爆心地的真实颜值】
1L  PINKY
天啊,爆心地穿了西装竟然成这样了,你们相信吗!
【附图】
-
2L
woccc,对不起各位,作为咔厨我先去屎一屎
-
3L
人间大杀器啊!诸君,敢问这样的爆心地玩偶哪里有卖的,我有一个危险的想法...
-
4L
他爆心地不是说了不喜欢穿这种衣服吗,怎么又打自己的脸啧啧,现在的英雄真的是。
-
5L
哎不是楼上,你是不是有问题,人家楼主都没说明情况呢你在这瞎逼逼什么呢,万一人家集体聚会就是必须要穿正装呢(跪舔咔酱
-
6L
美味,想太阳
-
7L
楼上的发言十分危险啊,小心人偶给你一个SMASH
-
8L
小心焦冻给你一个冰火两重天
-
9L
小心烈怒给你一个无敌*坚不可摧*男子汉的极致*大耳光
-
10L
楼上是想笑死我再继承我的爆爆吗
-
11L
不好意思楼上,这么可爱的咔酱已经在我床上了
-
12L
现在的人都这么恶心吗,这个爆心地对我家人偶这么残暴,哪儿来的拉郎配都滚开好吗,他这么恶心的人怎么还会有人喜欢真是搞不懂
-
13L
挺你楼上,不好意思我是唯,焦冻明明是直的好吗,能不能别把他和爆心地放在一块儿,真是,现在的腐女真是恶心
-
14L
呵呵,放过烈怒好吗
-
15L
不是,你不喜欢CP就算了,还上升到真人就有点过分了啊,爆豪能成为第一名肯定是有他过人之处的,那么多人投他,照你这么说难不成全瞎了?
-
16L
同志们我们已经严重歪楼了....现在不应该讨论怎么爆爆这么美味吗(可爱
-
17L
可爱个屁,看他那个臭脸有半点开心的意思吗,看着就火大
-
18L
.....对不起我好想揍你啊楼上
-
19L
同+1
-
20L
同+2
-
21L
同+100000
-
22L PINKY
哇塞刚过去一分钟不到就这么多人回复了哈哈好开心!爆豪是不是超好看!我们班的人全都震惊了!没想到他把裤子好好提上去腿有那么长!
作为女英雄的我都有点心动了!(开玩笑
-
23L PINKY
还有4L的小伙伴,我们确实是因为聚会才穿正装的,爆豪真的很讨厌这种衣服,所以这次能看到这么美味的爆豪还是多亏了出久同学呢!
-
24L
等等,所以PINKY是和爆豪一个班的.....
-
25L
等等,人偶,出久是人偶没错吧
-
26L
等等,为什么是多亏了人偶才能穿西装....诸君,我突然一个爆兴奋
-
27L
等等,没有人吐槽为什么PINKY身为女孩子也觉得爆豪美味吗?
-
28L
楼上你是不是太久没上网了,网上多少个女孩子都觉得爆豪美味啊!这都不知道吗?啧啧,PINKY这活脱脱又是一个情敌,我记住她了
-
29L
PINKY不就是夸了句美味吗!虽然我也觉得很美味,很可爱,很社情,但我还是个好女孩嘿嘿
-
30L
这位朋友怕不是另外一个咔吹
-
31L
等等,还是没有人回答为什么是多亏了人偶才能看到爆豪穿西装啊!
-
32L
同问,爆豪不是那种“别过来,我不听,西内废久!”的感觉吗!
-
33L
虽然楼上说的是事实,但我为什么那么想笑
-
34L
不好意思各位,我也有点想笑
-
35L
著名的素质三连哈哈哈
-
36L PINKY
哈哈没有那样啊,他们现在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了
-
37L PINKY
诶你们不知道爆豪是著名的“超凶超听话”那种类型的男孩子吗,每次跟他提要求,虽然真的很凶,但是每次都有求必应啊!
-
38L
不好意思诸君,我又有点兴奋
-
39L
楼上你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啊!好诡异啊你!(咔酱这么可爱的吗
-
40L
原来爆爆是这个类型的吗,嗯...小本本记录下来
-
41L
西装爆豪真的太好看了!我一个爆哭,一个飞速抱住,一个螺旋上天!
-
42L
原来是听话的类型吗,平时看不出来,还是反差萌啊有点想转粉
-
43L
等等楼主,如果是班级聚会的话,那我的焦冻(嘿嘿
-
44L
那我的人偶(哼哼
-
45L
那我的烈怒(吼吼
-
46L
那我的电光小傻瓜
-
47L
楼上什么鬼,电光会哭的喂!真的会哭的啊!
-
48L PINKY
他们都会来啦,只不过人偶还没到,其他的都在围着爆豪,拍照哈哈哈!
-
49L
什么!我的焦冻怎么可能在其中!不!焦冻!你变了!
-
50L PINKY
是真的呢,而且还在用那种没有语气的话赞美爆豪
【附图】
-
51L
对不起诸君,我一个轰爆厨旋转升天!!耻辱教站起来了!
-
52L
哇塞,焦冻也是个大帅哥啊
-
53L
我焦冻随时都很帅,穿麻袋也帅好吗!
-
54L
恩,竟然称赞了爆豪,看来他们关系也不错吧
-
55L PINKY
啊,人偶来了,看见爆豪之后狂流鼻血(出久你什么情况啊
【附图】
-
56L
幼驯染看到了春天
-
57L
人偶这么搞笑的吗哈哈
-
58L DEKU
什么!竟然这么多人看到了咔酱的照片!PINKY你怎么传到网上来了啊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此贴已经被封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爆豪的一天(2)

#续篇
#依旧严重OOC
#爆右倾向 团宠爆豪
#是个沙雕文 流水账一样

“爆豪啊,你腿竟然这么长的吗?!”
切岛放下了手,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。“你竟然好好的穿了裤子!”他指着爆豪的西裤,言语里掩饰不住的惊异。

爆豪胜己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,“喂!你这家伙!什么意思啊!”切岛双手合十赶紧道歉,“啊,我太激动了...”爆豪也不管他硬没硬化,上手对着头发就是一个爆破,脸上带着熟悉的恶人笑,“狗屎头,果然还是去死吧!”

他大概想象不到自己在切岛面前的模样吧,毕竟熟悉了爆豪每天的黑背心大裤衩,谁又真正近距离观察过爆豪穿西装的样子呢。

轰焦冻慢悠悠的从大门的另一边走来,爆豪看见那一头半边红半边白的头发就火大。上鸣那个傻子还在专注的搭讪耳郎和八百万,似乎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。大家似乎和以前一样,都没有什么变化。

“哦,爆豪。”轰看见他了,不禁睁大了眼,用他那一直没啥调子的语气打了个招呼。他又迅速的凑近了点,淡淡的上下扫视了一遍,“很好看啊,爆豪。”

这时候上鸣和其他同学们已经发现了来人,都分分向爆豪这里走来,然后无一例外的愣住了。

爆豪没打领带,衬衫领口也是习惯性的敞开,不好好扣扣子,露出一大片白皙的皮肤和漂亮的锁骨。
西装将他近乎完美的倒三角型身材勾勒出来,显得他肩宽腰细腿还长。
更加上他出门前喷了发胶,凌乱的头发被固定好,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格外凌厉的眉毛,显得英气十足,和平常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
“这家伙,大发啊!”上鸣喃喃道。芦户三奈直接拿出手机,咔嚓一声拍了照,没去管爆豪在那头愤怒的叫声,瞬间更新了论坛 。“看看!这是爆心地啊!你们相信吗!”

她的行为好像带动了其他人,丽日和蛙吹梅雨都开始拍照,完全忽略了照片上爆豪并不美妙的表情和切岛上鸣安抚他的声音。其他男生虽然有些不明所以,但都对爆豪投以惊异的目光。

“爆豪,真的很好看。”轰看着女生们如此的行为,忍不住也拍了张照片,好像怕输了什么的又说了一遍。

爆豪胜己烦躁的想抓头发,又想到自己似乎抹了发胶,心情更不好了。
“你们,果然都傻了吧,西内!”

绿谷出久快速从街的另一头跑来,脸上带着刚处理完事务的疲惫,“大家,真是抱歉,我迟....”
他看见爆豪了。

“咔....咔咔咔咔咔咔酱!!!!”

“咔你妹啊!你们都什么情况啊!西内!废久!”

那一天,医院急诊部依旧不知道为什么英雄人偶失血过多、鼻青脸肿,并且再一次感受到了一同来的A班们那被池面统治的恐惧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爆豪眼中的A班:突然变得有些恶心,还很奇怪,完全搞不懂在干嘛
A班眼中的爆豪:日哦!真好看!快点照相收藏起来!

爆豪的一天(1)

#大概是毕业之后 爆豪快二十岁的故事
#严重OOC
#有爆右倾向但大家不自知 就是类似团宠
#我根本写的流水账啊 凑活看吧哈哈

从雄英毕业已经一年了...
爆豪胜己头枕着双臂,静下心来总结到。就目前来看,新生代英雄是由他、废久和阴阳脸三个人做代表的。他看着天花板,还是忍不住呲了一声,以此宣泄自己的不满。
爆豪从沙发上坐起来,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纸笔开始圈圈画画。
近战的话,注意根据不同的敌人变换不同的应对犯法就可以。
远程的话,要多开发点技能....
他右手不自觉的转着笔,在纸上起草了技能的开发方向。周末空闲的休息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度过了。

“AAAAaaaBBBBbbbCCCCcccDDDDdddeku”一阵诡异的声音,他熟练的从裤兜里拿出手机,按了接听键,“干嘛,啥事,快说。”
依旧和年少时那样不留情面,听起来格外粗鲁。“那个,咔酱,今天晚上有A班的聚会,必须要穿西装......那个,千万别忘了晚上六点雄英高中门口!!”
他的幼驯染、人民的好伙伴人偶,兼废久,在长大之后似乎勇气也渐长得一口气说着,立马挂了电话,让还在懵逼状态的爆豪胜己有火不能发。
“真是,胆子大了呀废久。”

他阴森森地笑着,把身上的黑背心和大短裤脱了下来,这套经久不衰的行头经常被上鸣和切岛调侃直男审美 。站在衣柜前,爆豪把深处叠放整齐的黑西装拎了出来 。

看着时钟已经指向了五点,他不慌不忙的穿上西装,嫌弃的丢开套装中的领带,胡乱喷了喷发胶,这才收拾好锁了门,连镜子都懒得看 。

走在街上,爆豪低着头看着几乎一年才穿一次的皮鞋,浑身上下都不舒服,连已经习惯宽松裤腿的身体都因为西装的修身而感到奇怪。他不满地小声嘀咕了几句,不明白为什么聚个会也要穿西装。(但还是超级乖的穿了啊)

“啊!爆豪!”远远的就听见切岛那热血过头的声音了,爆豪挑衅般地抬起头,想冲上去给他一个熟悉的爆破。声音消失了,他有点奇怪。看着前面同样穿着西装,但是脸色格外红润的切岛,心里想:这家伙,啥情况啊。

“我说狗屎头,你咋了。”爆豪慢慢的插着兜走上前,实在好奇地问道。切岛这家伙怎么话就说一半啊,真是奇怪的很。切岛好像还没有缓过神来,看见爆豪向他走过来,连忙用双手捂住了眼睛,“哇你这家伙!是不是欠揍啊!”爆豪更加不满了,他到底怎么回事?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爆豪眼里的切岛:和往常一样,就是这次没露胸。
切岛眼里的爆豪:日哦,这他妈谁啊。这腰,这腿,这脸,怕不是个假爆豪。